搜索

聯合國教科文組織“歷史村鎮的未來”國際會議在眉山開幕

2019-6-11 08:27| 發布者: 楊海威| 查看: 123| 評論: 0

摘要:   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文化助理總干事埃內斯托·奧托內(左一)在洪雅縣柳江古鎮參觀非遺項目 6月10日上午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“文化2030—城鄉發展:歷史村鎮的未來”國際會議在眉山開幕。 此次會議由聯合國教科文 ...

  

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文化助理總干事埃內斯托·奧托內(左一)在洪雅縣柳江古鎮參觀非遺項目

6月10日上午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“文化2030—城鄉發展:歷史村鎮的未來”國際會議在眉山開幕。

此次會議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主辦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、四川省人民政府、中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為支持單位,四川省外事辦公室、四川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、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廳、四川省眉山市人民政府共同承辦。

會議期間,與會嘉賓將目光聚焦在小村落,分享歷史村鎮通過文化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典范做法和經驗;分析文化融入地方小村落振興的政策和實施影響;提供交流聯絡的平臺和建立文化領域合作關系。通過此次會議,推動文化在鄉村振興、脫貧攻堅和文化傳承中的作用,促進小村落的可持續發展。

昨天的開幕式后,舉行了“文化促進可持續發展高端對話”、“聯合國教科文組織-世界銀行論壇——文化提升城鄉聯系”全體會議。下午,與會嘉賓前往洪雅縣柳江鎮紅星村參觀。11日,將舉行“文化2030|歷史村鎮的未來:中國一覽,聚焦眉山”全體會議;12日,將舉行“全體會議報告”、“可持續城鄉發展中文化指引方針”全體會議,會后參觀丹棱縣幸福古村。

與此同時,還將舉行“創意經濟和文化旅游助力扶貧”、“文化促進社區參與以實現本地可持續發展”、“文化遺產保護和創新增強環境可持續性和復原力”、“加強城鄉聯系實現可持續鄉村振興的綜合政策”平行論壇,深入探討中國和世界鄉村振興的未來,共同見證《眉山成果》文件的誕生,深度分析文化融入地方可持續發展的政策和影響。

本次會議上,眉山市將為全球傳統村鎮的保護與文化傳承,提供可示范、可推廣的優秀案例與經驗。

昨日上午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“文化2030—城鄉發展:歷史村鎮的未來”國際會議在中國四川眉山開幕。歷史的村鎮如何生存?未來應該何去何從?圍繞傳統村落的保護與發展,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專訪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文化助理總干事埃內斯托·奧托內。

看法

村鎮是保護文化的重要載體 全球化不是改變特性

村鎮的發展受到城市化、城鎮化的壓力,發展十分受限……很多人在埃內斯托·奧托內昨日開幕式上的發言中,找到了共鳴。但是埃內斯托·奧托內認為,村鎮給很多人提供了很好的生產生活場所,提供了發展的機遇,村鎮是保護文化的重要載體,是留給子孫后代的重要遺產。

“要充分發揮文化在國際之間、經濟文化之間的紐帶作用,文化能夠改變一個地方的生產生活方式……”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,在他的致辭中,“文化”這個詞被提及十次。

開幕式結束后,埃內斯托·奧托內被請到會議合影展板前,接受了眾多媒體的群訪。

“這次會議為什么選在眉山?”有媒體提出的第一個問題,就讓埃內斯托·奧托內微笑了起來。他指著身旁一幅幅眉山傳統村落的照片,揚了揚眉說:“喏,眉山被選中是因為有很多可持續發展的例子與世界分享。怎樣才能成功地為未來、下一代構建一些東西?對于我們來說,今天公開的眉山例子就是一個成功的經驗,建立起可持續發展和人類的聯系。”

“在城市化進程中,一些村莊正在消亡,這是什么原因導致的?什么樣的村落應該得到保護?”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的第一個問題,就讓埃內斯托·奧托內一臉嚴肅。

“當我們討論農村發展的時候,我們忘記了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人還生活在農村地區,因此,在村落保護中,如何成功地為年輕人提供機會,是最大的一個問題。”他說,“有時我們混淆了歷史和遺產,它們是不一樣的。歷史是我們創造的,是動態的;遺產是我們希望與未來一代分享的過去的一部分。我們認為,當地方政府在做出一些可持續發展的決定時,文化應該位居首位。”

“人會變,村莊也會變,隨著時光飛逝,歷史村鎮的標準會有什么變化?”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提出第二個問題后,埃內斯托·奧托內連點了三次頭,以一個“good”開始了回答。

他說,所有的城市和村莊都是動態的,我們必須找到的是如何設法保護遺產,以及如何在不失去這種身份的情況下對城市進行開發,而不是在新的東西中改變這種特性。“全球化不是為了改變這些村莊的特性。”埃內斯托·奧托內說,所以在政策中所做的一切都應該與村落一起完成,一起合作制定新的政策,比如怎樣才能做到?怎樣管理?

獻計

村鎮想留住年輕人 要有同樣的服務和生活方式

昨日上午10點舉行了第二場全體會議,聚焦許多人最關心的話題——“如何才能留得住村莊”?

不同于文物保護,傳統村落的保護者們要面對的是活態的村莊。相比于村落建筑的破敗消亡,村莊沒有活力、人的流失才是最致命的。留得住人,才留得住村落。

會議一結束,埃內斯托·奧托內就接受了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的采訪。如何留住村落里的人?埃內斯托·奧托內說,在農村地區,一個大的挑戰就是要搞旅游的話,得考慮環境和建筑,也要考慮用什么方式去接待游客,包括有一個體系,讓大家能說第二、第三種語言去接待游客。

如何讓年輕人不拋棄我們的歷史村鎮?埃內斯托·奧托內說,不少農村地區,人在流逝,在老化,在消失。這個不僅需要改善生活水平,還要給年輕人提供條件。“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,不僅要制定相應政策,還要考慮我們能夠給年輕人帶去什么。比如:就業、機會,讓他們能夠獲取技術,讓他們和城市的人獲得同樣的服務、生活方式。”

在埃內斯托·奧托內看來,農村其實是有增長、創新、發展的潛力的。不管規模多大,都要利用文化這個優勢去發展,將文化旅游納入發展中,讓群體能夠參與,讓他們的需要成為國家的重點。

第三場會議結束后,已是中午時分,這次,埃內斯托·奧托內跟記者聊到了四川、成都和眉山。

他說,這是自己第二次來四川,在成都,看到了城市在快速發展的同時,也在堅守傳統文化。“成都的管理架構和城市設計非常棒。為了讓年輕人留在這些地區,他們通過提供工作、提供服務和途徑,努力保留著過去和生活在現在。成都、眉山的許多村莊,正在保留村莊的風貌和生命力,而不是重建,這不是所有國家都在做的事情。”

聯合國專家點贊

成都、眉山的村莊都會有一個美麗的未來

昨日下午4點左右,與會專家來到了眉山市洪雅縣柳江古鎮。埃內斯托·奧托內專心致志地看著祖孫三代人制作木雕,他手里還拿著兩粒花生糖,那是眉山的特產之一。

走過古橋,欣賞茶藝表演,看打太極捏泥塑,了解造紙工藝……看過古鎮的大半風俗文化和傳統技藝后,此時的他興致絲毫未減,好奇地伸手摸了摸木雕樹上的兩只對鳴鳥,輕聲贊嘆著“very beautiful”(非常美麗)。

參觀途中,埃內斯托·奧托內從不吝惜表達自己的喜愛之情。收到沉香禮物時,他忍不住從盒里拿出一根,用手輕輕一抹,再放在鼻尖下一聞,“I like it !”笑容盈面。收到一幅寫著“和平”二字的書法作品后,他也提筆回贈。寫完后,他還用法語朗讀給大家聽,“在這個城鎮,這里的光明,比其他地方的更美麗。”

對四川成都、眉山點贊的,不止埃內斯托·奧托內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駐華代表處主任歐敏行接受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采訪時,一提及四川,馬上就成了一個“迷妹”:“天哪,我很愛這里,非常美麗。我之前去參觀了熊貓,非常棒,我想我會再回來。”在她看來,四川成都、眉山的村莊都會有一個美麗的未來。

“因為他們懂得培養自己的文化歷史,把投資用在將文化傳遞給下一代上。”歐敏行說,文化的注入會給貧困的生活帶來真正的轉變,帶來社會凝聚力。

住建部歷史文化保護與傳承專委會委員、城市科學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方明:

鄉村要留人 找準是什么人

記者:在你看來,歷史村鎮的未來是一個什么樣?

方明:我覺得應該是走向現在,走向未來,走向世界。

走向現在,就是要把當下的經濟產業發展好,讓居住在這里的人收入能夠增長起來,要把房屋、交通等居住環境改善起來,特別是要用傳統的方式來現代化。

走向未來,就是要讓這些村寨與城市融為一體,比如一些歷史村鎮與主城區是有一定距離的,怎樣讓它們的交通距離感拉近,讓它們能融為一體發展,發揮它們的價值,就像有些餐飲我們就沒必要去市里吃,讓生活的互換融為一體發展。

走向世界,中國現在的古鎮古村游還比較低端化、同質化,沒有把它的價值真正體現出來,我們希望讓這些古鎮古村游能夠高端時尚化一點。

記者:如何讓人留下來,讓文化發展?

方明:的確,人是最核心的。年輕人很多肯定會向城市走的,城市生活精彩,收入好,有活力,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是一個趨勢。但對于一些退休的老同志,告老還鄉的同志,他們可能更喜歡農村的生活,安靜、田園。還有一些成功人士,有一定實力的,他們有條件,也有時間,他們愿意到鄉村去,實際上要讓這些人多去。

另外,大部分鄉村其實是不會吸引人的,需要集中起來,到我們有限的鄉村,特別是像這種歷史村寨,它是我們未來鄉村振興上特色保護類的地方,讓這些地方有人氣,太分散也不行。因此,一個是找準什么人去鄉村,第二也不要遍地開花。

住建部發言人:

下一步將建傳統村落博物館

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發言人在昨日上午的會議致辭中提到,通過5次全國性的調查挖掘和認定,國家級傳統村落已達6819個。其中四川省擁有333個國家級傳統村落、869個省級傳統村落,在傳統文化遺產保護、改善農村人居環境等方面積累了寶貴的經驗。

全國6819個國家級傳統村落

四川有333個

發言人稱,中國是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,也是農耕文明的大國,目前擁有53.3萬個行政村、245萬個自然村。傳統村落傳承著中華民族的歷史記憶、生產生活智慧、文化藝術結晶和民族地域特色,維系著中華文明的根脈,寄托著中華各族兒女的鄉愁。

自2012年起,中國實施了傳統村落保護工程。通過5次全國性的調查挖掘和認定,國家級傳統村落已達6819個。而四川省擁有了333個國家級傳統村落、869個省級傳統村落,在傳統文化遺產保護、改善農村人居環境等方面積累了寶貴經驗。在對傳統村落保護發展上,到2018年底,政府已支持3750個村落,改善公共基礎設施、保護文化遺產等,并建立了一系列的政策制度,還對傳統村落逐村建立了信息檔案。

保護法制化 建設傳統村落數字博物館

傳統村落未來如何?下一步,我國將重點推進六項工作。發言人表示,首先是推動傳統村落保護法制化,將傳統村落保護發展納入正在修訂的《鄉村規劃建設管理條例》;二是繼續開展傳統村落調查認定工作,將有重要保護價值的村落納入各級保護名錄;三是加強中國傳統村落測繪工作,建立完善檔案信息;四是繼續深入挖掘傳統村落蘊含的傳統文化和鄉村治理精神,推動各地整理留存的祖訓族譜和村規民約;五是加快傳統村落和傳統建筑研究整理,提煉和傳承傳統建造智慧,引導美麗鄉村建設;六是繼續開發建設中國傳統村落數字博物館,打造世界了解中華農耕文明的窗口。

四川正開展

《四川傳統村落保護條例》立法工作

四川歷史村鎮有何特點?如何去保護和發展?四川省住建廳副廳長、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樊晟表示,四川傳統村落、歷史村鎮主要有三方面的特點:一是立體化。四川從低海拔到高原5000米都有,平原有平原的文化,山區有山區的文化,高海拔地區有藏羌等民族文化;二是四川鄉村文化是置身于不同環境中的生產生活方式帶來的,平原有平原的生活方式,牧區有牧區的生活方式;三是四川文化延續不斷,并在歷史的不同階段,引入了大批外來文化,因此更具有包容性和綜合性。

“目前四川的主要經驗就是小組團、小規模和微田園、生態化。”樊晟介紹,四川正積極研究適宜鄉村特點的設計模式和施工方法,著力讓四川傳統歷史村落與傳承活起來。“四川正在開展《四川傳統村落保護條例》立法工作,目前已經有了初稿。”樊晟透露。

吳海軍 伍聯新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 蔣麟 杜玉全 陳柳行 趙瑜 攝影報道

原標題:專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文化助理總干事埃內斯托·奧托內:如何讓年輕人不拋棄我們的村鎮?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最新評論

論壇精選
  • 高考閱卷場首次對媒體開放 看看高考閱卷到
  • 南充“12·20”持槍搶劫案全面告破
  • 這家成都公司創新研制自動化分揀設備
  • 一山雙心 三軸四環 多廊多片 中心城區景觀
  • 民樂專業遇“冷”? 成都這支樂團玩得嗨!
圖文熱點
刷臉支付方便但要當心騙局 有人被轉走數千元
刷臉支付方便但要當
銀行卡就在身上,家人也沒有動過,四川內江的高某卻突然收
成都創交會落幕 成交333.37億元 促成技術交易3811項
成都創交會落幕 成
創交會上,金融科技館展廳展示眾多金融科技前沿項目 6月1
“春熙孃孃”來了!這群成都新網紅平均年齡70歲
“春熙孃孃”來了!
“妹妹,不能在這里發卡片哦!”“小伙子這么帥,亂扔垃圾


申博开户 梧州市| 衡阳市| 东乡族自治县| 南涧| 且末县| 吉木乃县| 台安县| 远安县| 孟村| 江阴市| 武功县| 城固县| 多伦县| 吉安县| 晋城| 聂拉木县| 华容县| 龙口市| 荆州市| 台江县| 巧家县| 武平县| 双江| 乾安县| 台北县| 延吉市| 万山特区| 大邑县| 亚东县| 翼城县| 宿松县| 巴里| 罗田县| 扬州市| 和龙市| 尚义县| 那曲县| 大埔县| 平山县| 罗田县| 综艺| 永吉县| 蒲城县| 拜城县| 尼玛县| 开鲁县| 厦门市| 工布江达县| 贵德县| 陆川县| 屏东市| 星子县| 望奎县| 集贤县| 大余县| 宝鸡市| 微山县| 桃江县| 龙泉市| 公主岭市| 合水县| 玛多县| 长寿区| 板桥市| 定州市| 博湖县| 洛隆县| 乐都县| 罗平县| 芦山县| 南靖县| 仲巴县| 西贡区| 德清县| 酉阳| 旬邑县| 玛沁县| 沁源县| 吉安县| 增城市| 寿光市| 肥城市| 惠安县| 舒城县| 渭南市| 十堰市| 沁水县| 伊川县| 民乐县| 浦东新区| 岳普湖县| 台江县| 建宁县| 仁布县| 瑞金市| 个旧市| 台安县| 叶城县| 怀安县| 恩平市| 韶山市| 龙里县| 岐山县| 吴桥县| 清水县| 高淳县| 白山市| 石渠县| 临朐县| 彰武县| 开化县| 阜平县| 隆回县| 巴南区| 大厂| 布尔津县| 广昌县| 水富县| 乐山市| 乌恰县| 陈巴尔虎旗| 穆棱市| 泾阳县| 衡阳市| 图木舒克市| 临湘市| 仪陇县| 盈江县| 巨野县| 任丘市| 潞西市| 德惠市| 石嘴山市| 丰镇市| 乐都县| 敦化市| 蓝山县|